<track id="hpjjh"></track>

      <track id="hpjjh"><progress id="hpjjh"></progress></track>
        <th id="hpjjh"><meter id="hpjjh"></meter></th>
        <th id="hpjjh"></th>

        <th id="hpjjh"></th>
            <video id="hpjjh"><form id="hpjjh"></form></video>

            <thead id="hpjjh"><meter id="hpjjh"><b id="hpjjh"></b></meter></thead>
              <track id="hpjjh"><form id="hpjjh"></form></track>
              <address id="hpjjh"><meter id="hpjjh"><font id="hpjjh"></font></meter></address>
                VIP中文 > 玄幻小說 > 一世獨尊 > 正文 正文 第九百九十四章 有緣再見

                正文 正文 第九百九十四章 有緣再見

                    一件戰衣,可斬老怪。

                    蒼龍之主的話,讓林云震驚無比,什么樣的戰衣有如此威能。

                    “這件戰衣名為蒼穹戰衣,上古之時它有著莫大的威能,不需要使用者有什么強悍的實力。哪怕是普通人,只要穿上這件戰衣都可以獲得無窮戰力,縱橫八方……”

                    蒼龍之主悠悠說道:“不過當年大戰,讓它本源受損,沒法完好如初。我將它封印在你的體內,在你生命受到危險之時,會自動解封。”

                    嘩!

                    話音落下,蒼龍之主伸手一招,虛空光芒閃爍。一件月白色的長衫,出現在林云面前,這件長衫看似平平無奇,并沒有太過驚人的地方。

                    憑空立在身前,仿佛一道人影。

                    這就是蒼芎戰衣?

                    林云眉頭微皺,伸手朝著月白色長衫觸碰過去,當將要觸摸到的剎那。一股磅礴威壓,洶涌而至,林云直接被震的吐出一口鮮血,整個人在空中倒飛出去。

                    噗呲!

                    來不及擦干嘴角的血漬,林云抬頭看去,眼中露出一抹驚恐之色。

                    就見那長衫之上有古老的紋路縱橫交錯,緊接著數不清的銀色光團浮現擴散,讓那片空間處在充滿朦朧和神圣的氣息。銀色的光團,若是細細數去,不多少不少正合三千之數。

                    光芒最深處似乎有星辰綻放,數不清的光團在跳躍閃爍之間,星辰泯滅有不停的重生。

                    一念間,仿佛無垠星空,萬千神魔,都環繞這蒼穹戰衣周身。

                    林云眼中神色無比震驚,他看著那處在朦朧的戰衣,明明很近,卻感覺很遠,仿佛在蒼穹之外,無盡遙遠之處。

                    那月白色的長衫,在這光芒之下,充滿著神圣的氣息。仿佛它就是蒼穹本身,給人帶來極大的壓力,凝視之下沒多久便生出頂禮膜拜,匍匐跪地的想法。

                    太可怕了……這真的僅僅只是一件戰衣嗎?

                    林云大驚失色,這件戰衣超乎他的想法,無法看出品級,甚至瞧不出什么端倪來。

                    “別亂碰,它還不是你的。”

                    蒼龍之主微微一笑,而后伸手輕輕一指,那月白色的長衫如美人般,帶著三千光芒無盡星辰朝著他飄然而至。

                    將要近身之時,如水一般滲透進他的肌膚內,悄無聲息,波瀾不驚。

                    “封!”

                    蒼龍之主一聲輕喝,將這戰衣所有光芒,盡數封禁。

                    林云驚詫不已,這戰衣明明融進了他的體內,可卻任何蛛絲馬跡都無法感應到,實在詭異的很。

                    “這蒼穹戰衣來頭甚大,平日不可妄動,它戰力太過恐怖,甚至無需你本身有多強,就可發揮出莫大威能。所以我將其封禁,只要你在性命受到威脅之時,才會被動催動出來,免得你被那些老怪鎮壓欺凌。”

                    蒼龍之主垂下手臂,緩緩說道。

                    “多謝前輩。”

                    林云臉上的笑容早已收斂,他感覺對方所賜予的傳承,早已超出了某種限定。

                    即便是造化之上的機緣,光憑那塊蒼龍寶骨應該就足夠了,沒必要再賜予他這般貴重的至寶。

                    “我已等候多久,也曾暗中見過了好些人……你是最合適的人,我沒法等下去了。”蒼龍之主揮了揮手,旋即輕聲道:“只希望日后若有大劫來臨之時,你能成為這神龍紀元真正的強者,這紀元從誕生之初到現在都從未平靜過,充滿了艱難。”

                    “什么意思?”

                    林云不解,顯然也沒法明白,神龍紀元誕生后的磨難。

                    “總有一日你會懂得。”

                    蒼龍之主笑了笑沒多說,他旋即想到了什

                    么,沉吟道:“我還是賜你一道封印吧,可以主動祭出蒼穹戰衣。不過得加點限制,否則你用他來壓制同輩翹楚,對自己沒有好處,也會引來一些不必要的窺視,給自己惹來禍端。”

                    這是一道蒼穹圣印,不算復雜,基本過一眼就學會了。

                    按照蒼龍之主的說法,不到萬不得已不可主動祭出,一旦施展此印,過后會長時間處在虛弱中。

                    林云對此沒有異議,太依賴外物對自身實力的提升并無幫助,有益無害。

                    “到此就為止啦,沒有什么能給你的了,只能給你一句忠告,打不過就跑。光明正大的跑便是了,沒啥好丟臉的,日后在找回場子就是了。”蒼龍之主笑吟吟的說道,一點都沒有前輩大能的風范。

                    林云微微咋舌,這還真是忠告。

                    “剛好你身上其實就有這么一門手段,用來跑路其實相當不錯……只是你似乎并未找到真正的要領,明明都掌握其中真意了,可好像還不怎么會用。”蒼龍之主似有所指。

                    林云思索片刻,沉吟道:“金烏九變?”

                    只是金烏九變,還能有什么提升空間,他自認為這門帝者級身法,他已經修煉到相當高深的層次了。

                    即便是那片龍威密布的雷海中,也能以此身法橫空飛度,打破那龍威的壓制。

                    “也罷!”

                    蒼龍之主忽然一閃,毫無征兆飄到林云面前,而后身后一直點在林云眉心。

                    轟!

                    林云身上頓時金光暴起,一股股狂暴的光芒宛若烈焰般釋放出來,種種力量完全不受林云控制。

                    金烏九變的心法瘋狂運轉,有磅礴的力量朝著后背涌去,咔咔咔,有骨骼爆響之聲連綿不停。

                    林云臉上露出極端痛苦的表情,額頭之上大汗淋漓,口中發出撕心裂肺的吶喊。

                    嘭!

                    當那浩瀚的金烏之力在后背積蓄到巔峰時,轟然爆炸,兩團巨大無比的金色的光芒,宛若翅膀一般出現在身體左右。

                    嘩!嘩!

                    林云心中巨震,感覺這兩團金色的光芒,的確如背上生出來的羽翼一般。心念微動,有真元順著經脈,遠遠不斷的注入進去。

                    轟!隆!隆!

                    那兩團光芒瞬間膨脹起來,達到數十米的高度方才停下來,吞吐著一圈圈的金色霞霧。同時間林云身上的金烏大勢轟然暴起,狂突猛進,眨眼就達到極為駭人的地步。

                    “這是金烏之翼!”

                    林云看向蒼龍之主,眼中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他感覺只要扇動背后的羽翼就會爆發出驚天動地的威能。

                    那兩團金色的光芒中,蘊含著巨大的無比的能量,讓人內心深處感到真正的恐懼。

                    這才是那日曜星宮真正的傳承嗎?

                    林云思緒如電,金烏九變的心法在腦海中重新過了一遍,瞬間又多出好些新的感悟。

                    “原來如此。”

                    林云雙手十指變幻,凝結出一道嶄新的金烏印,背后那兩團吞吐霞霧龐大無比的金光。不停的凝聚,就在這須臾之間,凝結成兩對金色的翅骨,眨眼翅骨之上又生出許許多多的金色羽毛。

                    這一對金烏羽翼,變得和那金翅神人身后的翅膀,幾乎完全一致。

                    只是兩者間,各自蘊含的威能還有所差距。

                    “領悟的倒是挺快,有此手段,就算敵不過保命也是無憂了。”

                    已經退后的蒼龍之主,面露欣慰之色,不過他的身影卻是淡化了許多。

                    顯然,為了刺激林云這對金烏羽翼,他耗費了最后的殘留的余力,沒法存在多久了。

                    “

                    前輩!”

                    林云連忙散掉背后的金烏羽翅,失聲說道。

                    “若有緣,或許還能再見吧……人已尋到,那片血海留著也沒用了,姑且留給你來晉升天魄三重境吧。”蒼龍之主的聲音越來越淡,連同著身影漸漸消失,直至化作虛無。

                    隨著對方的消失,這片宮殿也消逝不見。

                    林云身形變幻,重新出現在那片黑色的血海中,環顧四周茫茫一片。好像剛才的宮殿還有蒼龍之主,都像是夢一般虛幻,有點不太真實。

                    當感覺到胸前寶骨的存在后,才讓人真正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造化之上的機緣,確實被自己拿到了。

                    “有緣再見?莫非這前輩還活著……”

                    林云喃喃自語,眼中眸光閃爍,可這前輩之前也有說過無法做我的護道人。

                    “還真是矛盾,算了,先再此突破晉升天魄三重境吧。”

                    林云目光閃爍,天魄三重境的突破需要很大的積累,眼前這片血海倒是完全足夠了。

                    眼下身懷蒼龍寶骨,又有這片血海作為契機,應付這三重境的天魄劫應該不至于太過困難。

                    ……

                    唰!唰!唰!

                    在林云準備渡劫之時,蒼龍廣場上,各個道臺之上都坐滿了人。

                    考驗大都已經結束,好些人神色沮喪,低沉之極。一看就知道考驗失敗了,至于那些通過了考驗的翹楚,眼中神色欣喜若狂。

                    他們最次也拿到了一門霸主級造化武學,甚至還有些人僥幸獲得了王者級造化武學,狂喜不已。

                    要知道就算是高等界域,也不見得都能擁有高等造化武學,王者級的造化武學則更是罕見無比。

                    不過這些人的收獲,比起秦林、君夢塵等人,則顯然差的遠了。

                    他們每人手中,都拿到了一門帝者級造化武學,且品級甚高,算是極為不錯的收獲。

                    秦林等人,臉色還算欣喜,倒是洛塵神色頗為失落。他目光一掃,看向不遠處的裴雪,二人目光對視,都從彼此的視線中感受到了一絲不甘。

                    頓時心知肚明,造化之上的機緣,兩人都沒有拿到。

                    “這蒼龍之爪所屬的道臺,傳承品級倒也不低了,剛好缺這一門帝者級的掌法!”道臺上,同為蒼龍榜上的七大巨頭的君夢塵,握著一枚玉簡,倒是顯得頗為滿足。

                    想來這門掌法定然是威力不凡,否則也沒法入他的眼。

                    “什么掌法?給在下也瞧瞧唄,我蒼龍之尾的傳承也頗為不俗,可以和你交換。”

                    他話音剛落,一道聲音傳了過來。

                    君夢塵眉頭微皺,循著聲音看去,發現是宇昊天正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眼眸深處閃過抹淡淡的不屑之色,冷聲道:“免了吧,你這蒼龍之尾雖說獨一無二,可畢竟只是龍尾罷了。若非我等愿意讓給你,你也根本沒資格坐上去,你想交換也可以,先將你的傳承給我過一眼。”

                    宇昊天聞言并未生氣,只是嘴角勾起抹笑意,自嘲的道:“果然是七巨頭,還真是瞧不起人啊……”

                    對方陰陽怪氣的神色,讓君夢塵很不舒服,冷冷的道:“瞧不上你又如何?我還非得正眼看你不成,你算個什么東西!”

                    “有趣,我看你是不知道自己的處境啊,君夢塵!”

                    宇昊天不怒反笑,只是從道臺上緩緩站了起來。

                    當他完全起身的剎那,一股可怕的氣勢從他身上散發出去,宇昊天的眼眸深處有無盡的寒意涌動。

                    這股冰寒至極的氣息瞬間席卷而出,讓整個蒼龍廣場上的人都毛骨悚然,目光不由自主的就朝他看了過去。(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http://www.avyq.tw/9_9706/2522856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vyq.tw。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022003.com
                极速快三能赚钱吗

                <track id="hpjjh"></track>

                    <track id="hpjjh"><progress id="hpjjh"></progress></track>
                      <th id="hpjjh"><meter id="hpjjh"></meter></th>
                      <th id="hpjjh"></th>

                      <th id="hpjjh"></th>
                          <video id="hpjjh"><form id="hpjjh"></form></video>

                          <thead id="hpjjh"><meter id="hpjjh"><b id="hpjjh"></b></meter></thead>
                            <track id="hpjjh"><form id="hpjjh"></form></track>
                            <address id="hpjjh"><meter id="hpjjh"><font id="hpjjh"></font></meter></address>

                              <track id="hpjjh"></track>

                                  <track id="hpjjh"><progress id="hpjjh"></progress></track>
                                    <th id="hpjjh"><meter id="hpjjh"></meter></th>
                                    <th id="hpjjh"></th>

                                    <th id="hpjjh"></th>
                                        <video id="hpjjh"><form id="hpjjh"></form></video>

                                        <thead id="hpjjh"><meter id="hpjjh"><b id="hpjjh"></b></meter></thead>
                                          <track id="hpjjh"><form id="hpjjh"></form></track>
                                          <address id="hpjjh"><meter id="hpjjh"><font id="hpjjh"></font></mete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