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hpjjh"></track>

      <track id="hpjjh"><progress id="hpjjh"></progress></track>
        <th id="hpjjh"><meter id="hpjjh"></meter></th>
        <th id="hpjjh"></th>

        <th id="hpjjh"></th>
            <video id="hpjjh"><form id="hpjjh"></form></video>

            <thead id="hpjjh"><meter id="hpjjh"><b id="hpjjh"></b></meter></thead>
              <track id="hpjjh"><form id="hpjjh"></form></track>
              <address id="hpjjh"><meter id="hpjjh"><font id="hpjjh"></font></meter></address>
                VIP中文 > 玄幻小说 > 执掌太初 > 正文 正文 第142章:出发!

                正文 正文 第142章:出发!

                ?    荆绝闻声,沉默良久,?#38405;?#26080;相法目出来,荆绝就一直对这杀人之事耿耿于怀,总觉得那阴刃在无相法目之内沾染?#31995;?#40092;血,到现在也无法洗净。

                    早前碰?#31995;?#34945;青文,以及后面遇到陈豹子、白少群、郑云州,这些人?#30343;?#21636;咄逼人,就是犯下大错,无一?#30343;?#35813;杀之人,可眼下,到赤鳞洞府之中,不问缘?#26432;?#35201;开杀戒,实在和他心中的某些坚?#30452;?#36947;而驰。

                    片刻之后,荆绝像是鼓起了勇气一般,问向刑山姑姑,道:“我能不能不进那赤鳞洞府?”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目瞪口呆的望着荆绝,那双瞳?#23383;?#20013;,满是不可思议。

                    “你疯啦,这赤鳞洞府三十年才开启一次,你竟然说你不想去,你这脑子是怎么想的?”贾进率先说道,那语气急切,有着点点呵斥的味道。

                    颜清浅此时也是看向荆绝,疑惑的问道:“师弟,为什么不想去?”

                    荆绝还未回答,一旁的莫争一脸怒其不争的样子看向荆绝,说道:“你该不会是不想杀人吧。”

                    荆绝闻声,点?#35828;?#22836;:“我造的杀孽太多了,所以我……”

                    别人也许不太清楚荆绝为什么会说这话,但刑山姑姑却是一清二楚,打断了荆绝所说的话,随即将众人遣散,独独留下荆绝。

                    几人离去之时,时?#30343;?#22238;望着荆绝,尤其是贾进和颜清浅,那眼中充满?#35828;?#24551;。

                    “你该不会还在为无相城中造的杀孽而耿耿于怀吧?”等到众人在大殿之中消失之后,刑山姑姑这才看向荆绝,说道。

                    荆绝没有犹豫,也没有隐瞒,直接点?#35828;?#22836;。

                    刑山姑姑沉吟片刻,道:“你能知耻,并?#19968;?#26377;一颗仁慈之心,我很欣慰,所以,我也不劝你该当如何,但我希望你能进入赤鳞洞府,年轻人需要去历练一番。”

                    荆绝想了想,随即问道:“那我可以不杀人吗?”

                    刑山姑姑点?#35828;?#22836;:“可以不主动去杀人,但当你有了不得不杀对方的理由时,我也希望你不要留手。”

                    “这是自然,我不愿造杀孽,不代表?#19968;?#20219;人欺凌。?#26412;?#32477;这般说道。

                    ……

                    翌日清晨,天刑宗的广场上人声鼎沸,几乎是包罗了所有天刑宗的弟子在此聚集,他们一个个伸探着头脑朝着那广场的正中央望去,窃窃私语。

                    在广场中央的空出来的一块地方,数十人分成两列,这些人就是选拔出来去参加刑儒大会的精英弟子,一列为筑基期,一列为凝脉期。

                    荆绝、莫争?#28909;?#37117;是在其中,荆绝位列筑基期方列的正前方,在他的身后,是薛长安,此时一脸鄙视的盯着荆绝后脑勺,一脸不服气。

                    贾进和颜清浅虽然也被选上,但实力?#36158;?#36824;是要差上一些,位于队列的尾部,一脸兴奋。

                    而凝脉期的一列之中,乾坤峰的大师兄秦无衣作为上届的凝脉夺魁者自?#30343;?#31435;在首位,在他的身后,莫争、苏?#20303;?#39068;清月、影子张这些黄金一代的高手?#26469;?#21521;后排列。

                    秦无衣此时满脸和煦的扭?#25151;?#21521;莫争,微微一笑:“莫师弟,真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

                    自从莫争回到天刑宗以来,这的确是两人第一次见面,不过莫争与这秦无衣好像是天生不对付一般,冷笑道:“怎么?看到我很失望?”

                    秦无衣听得这莫争夹枪带棒之言,?#30343;?#28129;淡一笑:“你还是这个脾气,一点没变,这次刑儒大会是你沉寂多年再扬名的?#27809;?#20250;,可要加油哦。”

                    莫争看着那秦无衣的模样,不屑道:“少用你这副宗门大师兄的姿态来说教我,还是管管你自己吧,别到时候被我一?#20852;?#19979;台,丢脸的可是你。”

                    然秦无衣完全不置气,笑道:“你若真能将我一?#20852;?#19979;台,?#19968;?#20026;你高?#35828;摹!?#35828;完将头扭向一边,没有再与莫争搭话。

                    莫争见状,嘴?#27973;?#20102;抽,鄙夷的看向秦无衣的后脑勺,喃喃道:“真受不了这副假?#24066;?#30340;模样。”

                    身后的苏鹤见莫争这般,拍了拍莫争的肩膀,道:“秦师兄向来这般儒雅,哪里假?#24066;?#20102;。”

                    莫争扭头斜了苏鹤一眼:“我就觉得他假?#24066;剩?#24590;么了?要你多嘴,小心我揍你!”

                    苏鹤闻言,脖子忍不住朝后缩了缩,似乎?#38405;?#20105;还是?#34892;?#30031;惧,便没再多言。

                    这时,在颜清月身后的影子张,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呼喊道:“莫师?#37073;?#25105;早就看这秦无衣不顺眼了,一天就知道装逼,你这次一定要干翻他!”

                    ……

                    凝脉期队列这边,?#22993;?#20986;发就已经开?#21363;?#26538;舌战,站在筑基期队列?#28909;?#24867;愣的看着几个卓越弟子这般,都是不敢作声。

                    几人吵了一会儿,带队的两个长老也是?#30001;?#32780;至,一男一女,女的荆绝?#40092;叮?#36523;着华服,一脸清冷之色,正是那仇云莲。

                    而那男的长老荆绝?#36158;?#35273;得?#34892;?#30524;熟,他身着蓝色长衫,面无表情,有意无意的朝着荆绝看了几眼。

                    见两?#24576;?#32769;都是过来,众人皆是禁声,包括五位卓越弟子,也都是静默,他们虽然在弟子之中地位较高,但?#36158;?#37117;是弟子,不敢跟长老叫板,尤其是仇云莲这个执掌刑罚殿的长老。

                    仇云莲淡淡的看了一眼众人,见众人容光焕发,略微点?#35828;?#22836;,称赞一声:“不错,这次的刑儒大会,想必还是我们天刑宗占得打头。”

                    顿了顿,介绍着身边的蓝衫长老向众人,道:“这次,由我和柳上源柳长?#27927;?#22823;家一起前往赤鳞山,他辅助带队筑基,我负责带队凝脉。”

                    一听到‘柳上源’三个字,荆绝宛如被雷击了一般,浑身都是一颤,想起了那在无相城与他对抗的那?#37070;?#24433;。

                    仇云莲察觉到荆绝这般,冷眸出声问道:“怎么了?”

                    “?#30343;攏皇隆本?#32477;干笑两声,随后似有深意的看向柳上源,与那无相城中的柳上源一对比,除了年纪大上一点,其他的根本就是一模一样啊,不会就是同一个人吧……一时间他的心中思绪万千。

                    而柳上源也是淡笑着看了荆绝一眼,大大方方的走到荆绝身旁,低声说道:“谢谢。”

                    在场众人,除了仇云莲,其余人都是面露惊异,心想这堂堂柳长老怎么还欠着荆绝的人情?尤其是荆绝身后的薛长安,见此情形,?#25104;下?#20986;鄙夷之色,心中又开始猜测起其中是?#30343;?#26377;什么复杂的关系。

                    这荆绝更是骇得不浅,低沉着?#32426;罚行?#21534;吞吐吐的道:“柳长?#24076;?#36825;……是?#25105;猓?#25105;……”

                    柳上源正欲回答,那仇云莲直接打?#31995;潰骸?#26377;什么话,路上再说吧,我们得出发了。”

                    说着,他将目光看向众人,道:“一会儿我?#27973;?#39134;云雕?#19979;罚?#36319;你们说一下,一路上不可动用灵气,否则惹怒了飞云雕,你们可吃不了兜着走,听到了吗?”

                    “明白!”众人齐声喝道。

                    见状,仇云莲双指入嘴,猛的一?#25285;?#19968;道尖锐的嘘声传出,只见?#27934;?#20004;只硕大无比的白雕朝着这边掠来,那宽阔的翅膀扇动着,带着一阵劲风,吹起无数尘埃。

                    那便是飞云雕了,片刻之中,便?#38597;?#26059;在广场上空,两声尖锐的鸣叫声划破长空,像是在警告着什么,众人闻声,识趣的让出广场很大一块位置留给它们立足。

                    飞云雕落下,微微收了收?#23376;?#32709;膀,两双褐色瞳目注视着众人,威风凛凛。

                    “好了,走吧,凝脉的,跟我来,筑基的,跟着柳长?#24076;?#20999;记我说的话。?#32972;?#20113;莲说完这话,纵身一?#33606;?#36339;到飞云雕的?#25104;稀?

                    众弟子见状,没再犹豫,也跟着跳了上去。

                    稍许,众人全部跳上飞云雕的?#25104;?#20043;后,仇云莲再吹一声口哨,那飞云雕扇着翅膀,便向高?#31456;?#21435;。

                    那些没有被选去参加刑儒大会的弟子,此时艳羡的看着那白雕之?#31995;?#20247;人,心中想着自己?#38382;?#25165;能够代表自己的宗门出去一展锋芒。

                    四大峰主?#23545;?#30340;望着这一切,眼?#26032;?#26159;欣慰,这些盘坐在飞云雕?#31995;?#36523;影,可都是天刑宗的未来,是他们这帮老?#19968;?#30340;?#24433;?#20154;,他们又怎能不欣慰呢?

                    “雏鹰起飞了。”刑山姑姑此时低声喃喃。

                    天灼?#20808;?#27492;时面带微笑的看向?#37070;?#19968;,问道:“师?#37073;?#27492;次他们前往,究竟是吉是?#35013;。俊?

                    ?#37070;?#19968;长叹一气:“吉凶难测啊。”

                    说完,自顾自的朝着乾坤峰掠去,没有再与三人再交谈什么。

                    望着?#37070;?#19968;的背影,?#26434;?#38452;沉着脸:“以往无论是吉是凶,宗主都会明?#33606;?#36825;次怎么没有个答案?”

                    天灼?#20808;?#38395;言,也是面露疑惑,静默片刻,才道:“或许就是真的没有测出来吧”

                    而刑山姑姑则是望了乾坤峰的方向半天,才对着二人说道:?#30333;?#20027;的本事,大家都清楚,如果真的是没有算出吉凶来,想必是天机被人有意?#26432;?#20102;吧。”

                    “师妹的意思,是鸿儒派那帮人搞的鬼?”?#26434;?#20391;眼看向刑山姑姑。

                    “谁又知道呢?”刑山姑姑不置可否的说道,接着长叹一气。

                    “看来这次刑儒大会,我们天刑宗,是凶非吉了。”
                  http://www.avyq.tw/73_73956/267431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avyq.tw。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32602;簃.022003.com
                极速快三能赚钱吗

                <track id="hpjjh"></track>

                    <track id="hpjjh"><progress id="hpjjh"></progress></track>
                      <th id="hpjjh"><meter id="hpjjh"></meter></th>
                      <th id="hpjjh"></th>

                      <th id="hpjjh"></th>
                          <video id="hpjjh"><form id="hpjjh"></form></video>

                          <thead id="hpjjh"><meter id="hpjjh"><b id="hpjjh"></b></meter></thead>
                            <track id="hpjjh"><form id="hpjjh"></form></track>
                            <address id="hpjjh"><meter id="hpjjh"><font id="hpjjh"></font></meter></address>

                              <track id="hpjjh"></track>

                                  <track id="hpjjh"><progress id="hpjjh"></progress></track>
                                    <th id="hpjjh"><meter id="hpjjh"></meter></th>
                                    <th id="hpjjh"></th>

                                    <th id="hpjjh"></th>
                                        <video id="hpjjh"><form id="hpjjh"></form></video>

                                        <thead id="hpjjh"><meter id="hpjjh"><b id="hpjjh"></b></meter></thead>
                                          <track id="hpjjh"><form id="hpjjh"></form></track>
                                          <address id="hpjjh"><meter id="hpjjh"><font id="hpjjh"></font></meter></address>
                                            上海时时彩zhh 澳客网北单开奖 山西十一选五跨度走势图 上海时时彩玩法 甘肃快3今日开奖号码 上海时时乐怎么不开奖 吉林十一选五玩法胆拖 上海时时乐怎么不开奖 足球4场进球中奖规则 广东时时彩快乐十分钟 羽毛球比赛视频 全网最准确单双中特 七星彩微信群号 辽宁11选5给一码盘 澳洲幸运5开奖网幸运5开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