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hpjjh"></track>

      <track id="hpjjh"><progress id="hpjjh"></progress></track>
        <th id="hpjjh"><meter id="hpjjh"></meter></th>
        <th id="hpjjh"></th>

        <th id="hpjjh"></th>
            <video id="hpjjh"><form id="hpjjh"></form></video>

            <thead id="hpjjh"><meter id="hpjjh"><b id="hpjjh"></b></meter></thead>
              <track id="hpjjh"><form id="hpjjh"></form></track>
              <address id="hpjjh"><meter id="hpjjh"><font id="hpjjh"></font></meter></address>
                VIP中文 > 玄幻小说 > 执掌太初 > 正文 正文 第108章:高级陪练(上)

                正文 正文 第108章:高级陪练(上)

                ?    四大峰主齐聚无相法目之外的广场,?#37070;?#19968;掠于高空,双眸微垂,而后双手不断缠绕结印,如同穿花,口中念念有词。

                    天灼?#20808;?#21644;刑山姑姑一脸疑惑的站在广场之上,抬眼看着高空正在施法的?#37070;?#19968;,问向身边的猎鹰,道:“刚?#31449;?#31455;发生了什?#35789;?#24773;?”

                    猎鹰大概讲述了一下遮天幕布被戳了一个洞的事,令得二人都惊叹不已。

                    “万一那化神大能是某个大敌宗门的,那我天刑宗可就危?#21360;!?#22825;灼?#20808;嗣佳?#20302;沉,这般说道。

                    刑山姑姑闻言,此时也说道:“仅是一个化神,他倒也不?#30691;?#25788;我天刑宗,怕就怕他出去之后,到处散播我天刑宗的位置,届时引来诸多仇家,我天刑宗可就真正的危险了。”

                    “所以,宗主此番临?#34987;?#38453;,就是在防?#21152;?#26410;然。”

                    正在三人对话之时,?#37070;?#19968;高声一喝:“都别愣着了,过?#22402;?#20301;,天灼巽、兑二位,刑山艮、震二位,猎鹰离、坎二位。”

                    “这是要布最为厉害的无相八卦阵啊……”天灼?#20808;?#38395;声,呢喃几句,随即暴掠而出,立于高空,不歇片刻,微微运气,一手?#20877;?#20301;,一手对兑位,开?#21363;?#36865;灵气。

                    刑山姑姑与猎鹰也是这般,只不过他们要负责的位置不同罢了。

                    四人归位之后,?#24739;?#37027;无相法目顿是灵光大作,不断旋转交融之下,那灵光不断变幻,毫无秩序,却又颜色各异,层次?#32622;鰲?

                    约莫过了四五个时辰,无相法目再?#28982;?#22797;正常,不再?#20102;?#28789;光,四人也在?#19997;?#33853;下身来。

                    ?#37070;?#19968;好像还是?#34892;?#30097;虑,直接传了一道法旨名四峰总执事将四尊神兽像立于天刑宗东南西北四方,并由他们四人镇守,常年催动,宗内弟子若是见得异样,立马禀报。

                    此时,在天刑宗的某处,一双黝黑深邃的眼睛此时四处张望,感受着周围所改变的一切,口中喃喃:“天刑老鬼这天刑宗果?#30343;?#20010;好地方啊,宝贝真不少。”

                    ……

                    另外一边,荆绝筑基成功之后,微微收功,仔细的感受着筑基之后所带来的变化,体内的灵气不仅变得粘稠,而且更加充满能量,气海扩大了十倍以上还有余,浑身的经络也是极为顺畅,仿佛感觉整个躯体的渣滓都被排出体外了一般,身子都是感觉无比轻盈。

                    随后荆绝微微收功,深吸一气,将其压至气海,而后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浑身轻松。

                    他站起身来,望着那刚刚搭建没多久的小木屋,荆绝苦涩一笑:“看来,还得重新?#22402;!?

                    正在他伸着懒腰心情大好的扫视着四周之时,突然发现一?#37070;?#38271;数丈,面容丑陋怪异身影正?#23545;?#30340;盯望着他,面无表情。

                    “你……是谁?竟?#30097;么?#25105;天刑宗!?#26412;?#32477;吓了一跳,浑身警惕起来。

                    那身影?#30343;?#38738;鬼又能是谁?那青鬼闻声,离都未曾理会于他,见他晋升完毕,索性身子一调,扭身欲要去向?#37070;?#19968;复命。

                    荆绝见他扭头朝向天刑宗内部核?#37027;?#22495;,以为这怪物要去祸害天刑宗,心叹?#24187;睿?#19968;个闪身便对着那青鬼掠去,单手一撒,那阴刃出现在手中,寒芒直涌,不由分说一刀划下。

                    青鬼见状,?#20339;?#19968;斜,那若有似无的?#25191;?#26102;陡然现出,?#30343;?#25351;甲轻轻一弹,那荆绝打来的寒芒便是被轻松击溃,化作点点幽光飘散。

                    荆绝见状,?#32426;?#19968;凝,对方不露气?#31080;?#33021;随意拂去?#32422;?#30340;凌厉一击,可见实力非凡。

                    “看?#35789;?#20010;很角色啊!好!我正愁?#25112;?#21319;完没个练手的!”本就?#25112;?#21319;完,浑身感觉有着使不完的力量的荆绝,此时战意凛然,反正在天刑宗的地盘,他也没?#38376;?#30340;,就算是打不过,也有人来替他撑腰。

                    随即他将百劫铜魔功催动到极致,金色雾气笼罩了他一身,阳光?#19976;?#20043;下,好不耀眼,随即将劫力与灵气加附在那阴刃之上。

                    忽然,异变产生了,只听得‘嗡’的一声,那阴刃仿佛是消失了一般。

                    荆绝顿时?#35835;?#19968;下,他手中明明还有握捏之感,怎么突然不见了呢?思忖片刻,荆绝索性懒得计较,隐了更好,更能打人一个出其不意。

                    “冯虚御风,游心于无穷。”

                    他口中低声念着,随即身子像是破碎了虚空一般,突兀的出现在青鬼的面前,而后迎头一击重重轰下。

                    劫力、灵气以及杀戮真意此?#26412;?#25968;倾泻而出,三道攻击叠加在一起,那?#22836;?#32780;出的能?#22350;?#21160;卷起周遭一阵狂风,这已经是荆绝所能打出来的极限攻击了!

                    那青鬼此时?#34892;?#24778;愕,?#30343;?#24778;愕这荆绝为何这般针对与他,而是在惊愕一个刚入筑基的小子身法竟然?#32469;?#19968;般的凝脉都是要快上许多,突兀的就出现在他的面?#21834;?

                    见那攻击打来,青鬼倒也没有在意,依旧是手掌轻轻一拂,欲将其化去。

                    可就在他手臂触碰到攻击的那一?#26448;牽?#20182;惊呆了,那?#38378;?#37327;竟然强悍到让他连退数步,那手臂都是刮出一条血痕。

                    “小子,你就究竟是什?#22402;?#29289;?”青鬼在也忍不住了,出声喝问道。

                    荆绝望着?#32422;?#30340;全力一击仅仅?#30343;?#23558;那人造成这点伤害,心情?#34892;?#20302;落,再度出手,一边压榨着?#32422;?#23454;力的极限,一边反问道:“你长成这样,还问我是什?#22402;?#29289;?”

                    见对方没有停手的打算,青鬼也对这小子十分?#34892;?#36259;,随即身子一?#33606;?#25504;于半空,扯着一丝玩味的笑容:“好吧,?#28909;?#20320;?#25954;?#29609;我就将实力压制到与你一般陪你玩玩。”

                    说话间,他的双臂陡然显露,不过那手?#25954;?#26087;是若有若无,捉摸不清,而后低声一喝,浑身散发出点点稀薄的黑雾。

                    下一刻,青鬼猛的一抬手,那些黑气缓缓汇聚在他的手臂之上,形成一道黑色的五指手掌,对着荆绝便?#22402;?#32780;去。

                    见那一掌打来,荆绝其实早就已经蓄势待发,脚尖轻点,云影步起,一记气贯山河便是暴轰而出。

                    轰!

                    拳掌碰撞之间,?#24739;?#37027;金色光辉与那黑色雾气的在天空之中炸裂,?#33080;?#36947;道火光,绚丽之极,如同烟花绽放。

                    两?#37070;?#24418;一触即散,荆绝与那青鬼各自倒退百十步,擦在地上,刮出一道长长的印痕。

                    这一记势均力敌,荆绝更是来劲,一踏地面,震出一阵?#39029;?#20415;又飞身而起,眼角闪过一丝冷厉,喝道:“吃吃我这一记落日流星!”

                    霎时间,狂风大作,飞沙走石,那荆绝手中紧握着的拳头如同一团熊熊燃烧的流火,十分霸道。

                    “好,就让我看看你的极限在哪里!”青鬼见这荆绝气势不减,更有了一丝兴趣,随即微微运作,将那一团团黑气化成巨拳,迎着荆绝便对撼而去。

                    正在这时,四大峰主已是赶了回来,刑山姑姑见那荆绝与青鬼在那对撼,欲要出手阻止,但是被?#37070;?#19968;拦下来了。

                    “宗主,你拦我干什么,那怪物可是元婴后期!”刑山姑姑见?#37070;?#19968;拦在他身前,?#34892;?#28966;躁的喝问道。

                    “?#31508;?#20040;,且看看再说。”?#37070;?#19968;淡淡说着,随即将目光放向那战斗中的二人。

                    半空之中,荆绝那一记落日流星已是使得炉火纯青,一拳砸下已是带着一阵赤红色气弧朝着青鬼那边笼罩而去。

                    与此同时,青鬼见状也是不敢托大,迎上去的那一?#24067;洌?#24613;忙将自身的实力提到了筑基中期,而后拳头?#31361;?#32780;出,同样是带着一阵黑?#25797;?#30340;气弧。

                    磅!

                    两拳相撞,那半空之中如同是有着一颗烈性炸药在炸响,余威如同波浪一般扩散而开,引得周围的环抱的大树都是摇摇?#20301;巍?

                    这?#22993;?#23436;,此?#38395;?#25758;并?#30343;?#22914;先前那般一碰则退,反而是撼在一起久久不分,两道气弧在这?#38382;?#38388;内像是将整片天空割裂了一般,一黑一红,泾渭?#32622;鰲?

                    见状,荆绝?#32426;方?#30385;,此前?#28216;从?#21040;过这般棘手的对手,纵?#30343;?#37027;试着阴煞功的白少?#28023;材?#25954;跟他硬碰硬!

                    “额,给我败!”不过就是这般,就越是能挑起他的战意,他高声一吼,额间的青筋直冒,几乎是催动起了全身的杀戮真意、灵气还有劫力,丝毫没有留有余地,看得出来,他是要放手一搏了。

                    荆绝的气势在不?#31995;?#25856;升,那青鬼自然也感受到了这一点,那筑基中期的实力竟?#30343;怯行?#19981;?#24674;?#25745;了!

                    “啊!”趁势,荆绝再度高吼,?#24067;?#29190;发,将那一身的力量尽数倾泻。

                    轰!

                    下一刻,青鬼像是?#34892;?#25511;制不住?#32422;?#19968;般,被轰?#19997;?#26469;,砸在地上,轰隆作响。

                    荆绝此时已是竭力,看着那倒飞而出的庞大身影,嘴角咧出一个惨淡的笑容,随后落身下地面。

                    “这小子太恐怖了。”天灼?#20808;送?#30528;这般,不由得惊叹出声。

                    “是啊,我没?#21019;?#30340;话,那青鬼在刚刚似乎是用了筑基后期的力量。”猎鹰也是难以置信的看着那道略显稚嫩的身形啧啧?#30772;妗?

                    刑山姑姑此时一言不发,欣慰一笑,望着那早已被封禁的绝峰顶部,低声喃喃:“项师兄,我仿佛看到了绝峰的未来,看到了我天刑宗的未来。”
                  http://www.avyq.tw/73_73956/262064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avyq.tw。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022003.com
                极速快三能赚钱吗

                <track id="hpjjh"></track>

                    <track id="hpjjh"><progress id="hpjjh"></progress></track>
                      <th id="hpjjh"><meter id="hpjjh"></meter></th>
                      <th id="hpjjh"></th>

                      <th id="hpjjh"></th>
                          <video id="hpjjh"><form id="hpjjh"></form></video>

                          <thead id="hpjjh"><meter id="hpjjh"><b id="hpjjh"></b></meter></thead>
                            <track id="hpjjh"><form id="hpjjh"></form></track>
                            <address id="hpjjh"><meter id="hpjjh"><font id="hpjjh"></font></meter></address>

                              <track id="hpjjh"></track>

                                  <track id="hpjjh"><progress id="hpjjh"></progress></track>
                                    <th id="hpjjh"><meter id="hpjjh"></meter></th>
                                    <th id="hpjjh"></th>

                                    <th id="hpjjh"></th>
                                        <video id="hpjjh"><form id="hpjjh"></form></video>

                                        <thead id="hpjjh"><meter id="hpjjh"><b id="hpjjh"></b></meter></thead>
                                          <track id="hpjjh"><form id="hpjjh"></form></track>
                                          <address id="hpjjh"><meter id="hpjjh"><font id="hpjjh"></font></meter></address>
                                            汪彩时时彩 双色球图表走势预测 福彩3d天罡八卦图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组官网 连码二九是什么 6场半全场开奖2019001 七乐彩走势图2019 nba手表官网旗舰店 体育彩票大奖 德甲积分表 轻松掌握足彩半全场 银河赌场 新11选5任选1 新11选5真假 竞彩篮球大小分最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