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hpjjh"></track>

      <track id="hpjjh"><progress id="hpjjh"></progress></track>
        <th id="hpjjh"><meter id="hpjjh"></meter></th>
        <th id="hpjjh"></th>

        <th id="hpjjh"></th>
            <video id="hpjjh"><form id="hpjjh"></form></video>

            <thead id="hpjjh"><meter id="hpjjh"><b id="hpjjh"></b></meter></thead>
              <track id="hpjjh"><form id="hpjjh"></form></track>
              <address id="hpjjh"><meter id="hpjjh"><font id="hpjjh"></font></meter></address>
                VIP中文 > 玄幻小说 > 执掌太初 > 正文 正文 第33章:金蝉脱壳

                正文 正文 第33章:金蝉脱壳

                    就这样,荆绝在三?#35828;?#30446;光注视下?#25104;?#32670;红的换下了云华宗的三代弟子服,贾进看着荆绝那副模样也是无语,不过倒也没再多说什么,径直递给许文许勇两兄弟,道:“许家兄弟,?#34892;?#30340;话我贾某也太会说,为了表示?#34892;唬?#36158;某就请你们在这修炼室里修?#37117;?#22825;吧。”

                    许文许勇平时在云华宗地位就不算高,而且宗门发放的资源也是少得可怜,这缘聚楼的修炼室他们是做梦都想来一趟,?#19978;?#21834;,就算是把他们一年的积蓄拿来修炼一天都是不够,现在有人请自是乐意之至。

                    随即贾进让荆绝把修炼室的?#25490;平?#20102;出来,连同自己的一起,递给了许文许勇,二人拿着令牌,立马钻进修炼室,就地开始盘坐起来。

                    荆绝依依不舍的看着那紧闭的修炼室,一脸幽怨的对贾进说道:“师兄,我们能不能再在这里修炼一段时间,我感觉我快要晋升了。”

                    贾进一听这话,先是眼?#26032;源?#24778;喜,随即变得苦涩的说道:“其实,我也要晋升练气九层了,不过我们出宗的时间不能太长,否则,被宗内发现,我们可吃不了兜着走。”

                    荆绝想了想,出来的时间,前前后后算起来也有个四五天了,确实不算短了,而且月底将近,法斗场的三场比斗他还没打,若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放鸽子,估计他就真得被拉进法斗场的黑名单了,旋即他点?#35828;?#22836;,问道:“那师兄,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贾进淡淡一笑,旋即看着不远处的缘聚楼伙计,道:“只要他帮忙,我们出城?#30343;?#38382;题。”

                    “他??#26412;?#32477;一脸讶异,甚是不解。

                    贾进也没解释,直接叫来那个伙计,问道:“听说你们这里前几天有个人练功走火入魔了直接死在了修炼室,是也?#30343;牽俊?

                    “是啊,小爷,你咋知道的?”那伙计脸露笑容,这段时间收了贾进不少?#20040;Γ?#33258;?#30343;?#24577;度好,一口一个小爷叫着,格外亲?#23567;?

                    “整个黑戎城都传得沸沸扬扬的,谁不知道?”贾进淡笑。

                    ?#25300;也?#30693;道。?#26412;?#32477;在一旁愣愣的说着,一脸漠然。

                    “你是个异类,别说话。”贾进怒瞪了荆绝一眼。

                    荆绝顿时满脸尴尬,努了努嘴,嘴里嘀嘀咕?#33606;?#19981;知道在说些什么。

                    那伙计也是个会察?#24616;?#33394;的人,见得贾进对这事这般?#34892;?#36259;,也是急忙献殷勤的将事情全部说出。

                    原来是一个练气五层的中年男人,因为多年打破不了练气六层的桎梏,所?#28304;?#31639;花尽毕生的积蓄来这缘聚楼,想通过地灵之气来冲击练气六层,然而,他的筋脉体质本属下品,而且所修习的练气术也是旁门外道,最后一个不慎,?#36158;?#31563;脉尽断而亡。

                    出了事情,缘聚楼也不避嫌,毕竟跟他们也没啥关系,索?#36234;?#28040;息放了出去,想找他的家人来收尸,结果这都好几天过去了,认尸倒有一大堆,把尸体领走的,却是一个没?#23567;?

                    认尸的人其实也并?#30343;且?#20026;自己有?#36164;?#22312;外修炼,归根结底还是想看看能不能再死人身上捞上那么一笔,但是来看后都失望了,一个练气五层来这修炼,肯定是为了打破瓶颈,这样的人身上还能有啥?活脱脱的穷鬼一个,眼下寿元将尽,又没啥机缘,索?#20113;?#32592;子破摔的人罢了,缘聚楼也没少遇到过这种情况。

                    “那如果再没有人来领尸体,你们打算怎么办?”贾进眼眸低垂,斜瞥着那伙计,问道。

                    那伙计淡笑:“?#20064;?#23064;说了,这两天如果再没有人来领尸体,就打算安排人把他?#31995;鉸以?#23703;随意掩埋了,也算积?#35828;?#21151;德吧。”说着,摇了摇头,唉声叹气的:“哎,这人啊,想想多没意思,连死了都没个收尸的。”

                    “都这么久了,估计也没人来领尸了。”贾进说着,拍着那伙计的肩膀说道:“伙计啊,你能不能把这个丢尸体的活揽下来?”

                    那伙计一听这话,顿时?#25104;?#37117;是变了,说道:“这么晦气的事情,?#20063;?#19981;去,而且这些活都是?#20064;?#23064;指派人去做,我说了也是不算的。”

                    贾进笑眯眯的从储物袋中拿出数十?#35835;?#30707;递给那伙计说道:“伙计啊,实不相瞒,我师兄弟二人在这黑戎城里结了仇家啊,到处都是眼线盯着我俩,我们想逃出城去,但苦于一直没有好的办法,眼下是个?#27809;?#20250;,我可不想错过啊。”

                    那伙计一见灵石就两眼放光,旋即一把抓过,笑眯眯的道:“我去向?#20064;?#23064;问问看,至于能不能成就?#30343;?#25105;能决定的了。”

                    贾进心头一阵冷哼,心叹这伙计还知道敲竹杠了,随即说道:“那你可要好?#26790;?#20102;,只要能成,事后还?#20804;?#37329;相谢。”

                    一听这话,那伙计瞬间来了精神,说道:“放心吧,包在我身上。”

                    贾进笑笑,看来接下来的事情有谱了,道:“那这几天我俩的藏身之处……”

                    “你俩今晚就先到我那将就一会儿吧,明日一早,咱就出发出城。”贾进还没说完,那伙?#31080;?#25509;过话头,非常上路子的说着。

                    ……

                    翌日,一大清早,缘聚楼的门前便来了一辆驴板车,不多会儿,从里面出来两个蒙着面罩的店伙计,一左一右的抬着一个用席子裹成的东西往驴车上搬。

                    那东西刚放在驴板车上,不远处便有人破口大骂道:“喂,你这里面什么东西啊?怎么这么臭?”

                    “放了五六天的尸体了,能不臭嘛?”其中一个较为壮硕的蒙面店伙计径直掀开了裹尸席的一角,露出一双森白的脚板,其上恶蛆遍布,苍蝇横飞,恶心至极。

                    一堆人皆是吐了吐口水,有人甚?#28860;?#24515;得想吐,皆是叫喊着:“真恶?#27169;?#36214;紧处理掉。”

                    “不恶心我们能蒙着面?#33268;穡?#32780;且,我们这?#30343;?#27491;在处理吗?嫌恶心啊?嫌恶心离?#20828;?#21834;!还在这看热闹。”那个壮硕伙计好像是脾气不太好,说话比那尸体?#31995;某?#21619;还要呛人。

                    有人听得是一阵火大,真想上去揍这伙计,不过看看这缘聚楼的招牌,也就忍了,毕竟能开这?#21019;?#36825;么豪华的客栈,那后台也一定?#30343;?#19968;般的大。

                    “现在的伙计都这么狂了吗?”

                    “果然有钱人家的狗叫得都是大声异常啊。”

                    ……

                    虽?#24187;?#26377;人会直接上去揍他,但免不了受到一番指骂。

                    那伙计闻声,顿时好像也是火气直冒,怒声说道:“你们要是再废话,我就把这裹尸席全都掀开,让你们丫的再臭一会儿。”

                    说着,将手放在那席子之上,那架势,真就打算将其彻底掀开。

                    围观之人见状,连忙后撤几步,不想沾?#20928;?#27668;。

                    不远处的一个墙脚之处,几个人鬼鬼祟祟的聚在了一起,左顾右盼,?#33073;?#32454;语的说着,似在商量着什么。

                    “你们可看出那驴车有什么异样?”

                    ?#25300;也?#25506;了一下,没有灵气波动。”

                    “我看了驴车下面,没藏有人。”

                    “那两个伙计也没有问题,那俩小子没这么?#22330;!?

                    “好,大家继续分开盯着吧。”

                    ……

                    没一会儿,缘聚楼前的驴板车缓缓朝前,像是质量不太好的原因,那驴板车一直嘎吱作响,丁零当啷。

                    拉驴的壮硕伙计一边朝前,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扫视着周围,感受着异动,不过好像是因为没有灵气波动的原因,他没有发觉那个在驴车后方不远处那个身着火红书纹墨玉长衫的男子。

                    那男子双眼低垂,手中三尺青峰剑紧握,缓步跟随,目光紧紧盯着前方。

                    许久之后,驴板车顺利过了城门,来到?#20197;?#23703;,那壮硕伙计见四下无人,连忙将那裹尸席子打开。

                    几乎是一瞬间,从那席子下的驴?#23548;?#23618;中蹿出一道人影,立马跑到某棵树下开始脱下身上衣服,还一边不停的呕吐。

                    那壮硕伙计见状,拔下面罩,毫不掩饰的嘲笑,一边笑着,一边?#37096;纪?#19979;衣衫,几个白面馒头抖落在地。

                    这个蒙面伙计,正是贾进,他此时笑得都快流眼泪了,在那说道:“跟这玩意下躺了一路,舒?#30343;?#26381;?”

                    那正在呕吐的,就是荆绝了,他侧眼恶狠狠的盯着贾进:“贾歪嘴,老子他妈给你没完!”

                    “好啊,那咱们说好了,法斗场见。”贾进顿时笑得更加大声了。

                    ……

                    过了好一会儿,荆绝终于是平复下来,贾进也是来到驴车之上拿出了他的那根烧火棍,不过在那烧火棍与先前有所不同,贴上了好几章黄色符箓。

                    “真搞不懂你为什么?#19988;?#24102;着这跟烧火棍,我这把玩了一路,也没看出什么不同来啊。?#26412;?#32477;凑到贾进身旁,不屑的说道。

                    “还好你没把这上面的禁灵符给玩掉了,不然咱就完了。”贾进走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在路上不用乱动这跟棍子,可他还是不听,索性没有出什么岔子,贾进便不再追究了。

                    “玩坏了能咋样?#32943;?#30333;少群的扇子一样能变出鬼来吗?”

                    “他那个垃圾法宝,也配与我这根神棍相提并论?”

                    “嘁,装神弄鬼。?#26412;?#32477;甚是不屑,扬了扬手,径直走开。

                    贾进顺手摸了四次摸出三十几?#35835;?#30707;放在了驴板车上,伙计眼睛死死盯着那三十几?#35835;?#30707;,看了看贾进,摇了摇手说道:“举手之?#25237;?#24050;,用不了这么多。”贾进闻言,抬了抬手,抢话道:“这是你应得的,小兄弟不用?#25512;?#19981;过眼下还有一事要你帮忙。”

                    “小爷尽管吩咐,小的一定照办。”

                    伙计的?#20174;?#20498;也在贾进的意料之中,贾进紧接着说道:“出来的紧急,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我留在你那的铜棺,一定要转交给那身着云华宗三代弟子服的两人,并且嘱咐他们二人,里面就是我先前答应他们的东西,叫他们把铜棺里面的物什取了便将之带回去,铜棺以后?#19968;?#20250;去与他们二人?#21482;亍!?

                    伙计听完连连点头答应。

                    “对了还有叫他们兄弟不要将铜?#36861;?#36827;储物袋,那铜?#36861;?#36827;储物袋往后便失去效用了。”贾进对着架着驴?#21040;?#28176;远去的伙计高声补充道。

                    贾进说完后便追上荆绝,朝着天刑宗的方向掠去。

                    可刚没走多远,一?#37070;?#20316;身着墨玉长衫的男子便出现在他们身前不远处,面色冷厉,紧紧盯着他二人,道:“留下灵石和功法,活,否则,死。”

                    贾进看那人,显得云淡风轻,完全没把那人放在眼里,顿时笑道:“白少群怎么就叫练气九层的来截我们,也太不重?#28216;?#20457;了吧。他身边那个筑基期的女人呢?怎么不来?”
                  http://www.avyq.tw/73_73956/25455403.html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avyq.tw。VIP中文_笔趣阁?#21482;?#29256;阅读网址:m.022003.com
                极速快三能赚钱吗

                <track id="hpjjh"></track>

                    <track id="hpjjh"><progress id="hpjjh"></progress></track>
                      <th id="hpjjh"><meter id="hpjjh"></meter></th>
                      <th id="hpjjh"></th>

                      <th id="hpjjh"></th>
                          <video id="hpjjh"><form id="hpjjh"></form></video>

                          <thead id="hpjjh"><meter id="hpjjh"><b id="hpjjh"></b></meter></thead>
                            <track id="hpjjh"><form id="hpjjh"></form></track>
                            <address id="hpjjh"><meter id="hpjjh"><font id="hpjjh"></font></meter></address>

                              <track id="hpjjh"></track>

                                  <track id="hpjjh"><progress id="hpjjh"></progress></track>
                                    <th id="hpjjh"><meter id="hpjjh"></meter></th>
                                    <th id="hpjjh"></th>

                                    <th id="hpjjh"></th>
                                        <video id="hpjjh"><form id="hpjjh"></form></video>

                                        <thead id="hpjjh"><meter id="hpjjh"><b id="hpjjh"></b></meter></thead>
                                          <track id="hpjjh"><form id="hpjjh"></form></track>
                                          <address id="hpjjh"><meter id="hpjjh"><font id="hpjjh"></font></meter></address>
                                            北京11选5手机 江西时时彩组三杀号 湖南幸运赛车直播现场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 费莱尼中超第一球 白小姐2019年全年精准资料 ag真人视讯技巧网页 老时时彩360百度知道 31选7专家免费预测汇总 排列五定位杀号技巧 体彩p5中奖新闻 甘肃快3推荐号码推荐 牌九游戏 大乐透在那个台开奖直播 瑞彩祥云好运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