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hpjjh"></track>

      <track id="hpjjh"><progress id="hpjjh"></progress></track>
        <th id="hpjjh"><meter id="hpjjh"></meter></th>
        <th id="hpjjh"></th>

        <th id="hpjjh"></th>
            <video id="hpjjh"><form id="hpjjh"></form></video>

            <thead id="hpjjh"><meter id="hpjjh"><b id="hpjjh"></b></meter></thead>
              <track id="hpjjh"><form id="hpjjh"></form></track>
              <address id="hpjjh"><meter id="hpjjh"><font id="hpjjh"></font></meter></address>
                VIP中文 > 都市小說 > 都市小仙醫 > 正文 正文 第二十四章 王大柱

                正文 正文 第二十四章 王大柱

                    城西派出所。

                    這是江川第二次來,進去之后,張梅和江川透過審訊室的玻璃,看到了被關押在里面的王大柱。

                    被關在審訊室里的王大柱,渾身都是血,衣服也破的不像樣子,整個人奄奄一息的被銬在審訊室的暖氣片上,狀況看起來有些慘不忍睹。

                    而那些所謂被打者,卻是連個影子都沒有,也沒有家屬來交涉此事。

                    張梅看著奄奄一息的王大柱,連忙朝守在審訊室門口的警察走了過去,從包里摸出一包玉溪煙,抽出來一根寄了過去:“警官,里面是我的親戚,您看這是怎么一回事?哪個領導在負責這件事?”

                    張梅是個比較玲瓏的女人,從前在鎮上,經常與那些鎮上的警察還有官員打交道。

                    而且,看現在的情況,張梅大約知道恐怕是王大柱惹了不該惹的人。

                    現在最主要的就是找到事主,該道歉道歉,該賠錢賠錢,誰對誰錯根本不重要。

                    王大柱的父親王慶國是自己的親表哥,讓自己幫忙照顧著一點在中都市上大學的大柱,如果大柱出了什么事,她都不知道怎么跟王慶國交待。

                    王慶國就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王大柱的母親死的早,所以王大柱是由王慶國一個人拉扯大的,相當的不容易,王慶國沒什么大本事,也沒有什么手藝,就靠那幾畝田地和偶爾出去跟著鎮上的包工頭去打點散工賺點錢,給王大柱上學用。

                    王慶國自己在家里做菜,連鹽都舍不得放,但是王慶國從來沒有虧待過王大柱,每次都會給王大柱足夠的生活費,他害怕王大柱的同學看不起他兒子。

                    那些錢,都是王慶國從牙縫里擠出來的。

                    王大柱也爭氣,考上了一個好大學,給他爸在村里爭了一口氣。

                    王大柱平時也懂事,在大學里,除了完成學業,也經常出去打工。

                    如果王大柱出了事,如果進了監獄,那王大柱這輩子就完了,很可能大學都無法畢業了。

                    如果讓王慶國知道這個消息,她不知道王慶國能不能接受的了這個結果,這一幕她無論如何都不想讓它發生。

                    如果王大柱出了事,這個家庭也就徹底毀了。

                    那民警看了一眼張梅那一身土氣的打扮,有些不耐煩的擺了擺手,“我不抽煙。”

                    他是一個老警察,也嗅到了一些東西,聽上面說,這里面的小子好像惹到了公安局局長的公子和檢察院院長的公子等好幾個人。

                    張梅臉上表情一僵后,雖然感覺有些壓抑,但還是滿臉笑容的說道:“警官,我忘了這兒不能抽煙,這煙,您拿著回家抽。”

                    只見張梅,把玉溪盒里的煙全都倒進了包里,然后又從包里拿出一疊紅油油的鈔票塞進煙盒里寄了過去。

                    那民警四下看了兩眼,然后將煙盒接了過來,塞到了褲兜里,他沒想到這個看起來土里土氣的女人竟然這么會來事。

                    既然收了人家的錢,就不能再板著臉。俗話說吃人嘴短拿人手軟。

                    “大姐,你心里得有個數,你這個親戚這次惹的不是小主,十有八九得進去,花些錢,也只能讓他少受一些罪。你可能不知道,你親戚得罪的這幾個主都不缺錢。如果沒有人,恐怕是非進去不行了。”

                    “警官,情況我也了解一些,你們所的王隊長和我是朋友,具體的情況他也告訴我了,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這孩子坐牢,您多關照下,不管結果怎么樣,必有重謝。”張梅是從青峰鎮出來的,也不認識什么人。

                    那王隊長是因為經常去她那兒吃飯認識的,人家能給捎個口信已經很給面子了。

                    倒是那民警聽到張梅竟然和他們的王隊長是朋友,眉頭挑了挑。

                    不過,他也知道,張梅嘴上說的朋友,應該也就是平時打個照面。

                    如果是要緊的朋友,她親戚出了這么大事,王隊長早就應該趕過來了。

                    “大姐,既然你什么都明白,我就不多說了,您趕緊該找人找人,該塞錢塞錢。對了,如果你能搭上我們程所長這條線,我覺得你這孩子還可能不用進去。”

                    程遠志現在已經是不是城西派出所的代理所長,代理兩個字已經去掉了。

                    他們派出所不久前可是經歷了一次大波動,他聽說那一次波動中,程遠志似乎和副市長都扯上了關系。

                    副市長還多次過問過程遠志的工作情況。

                    在那之后,他們的局長朱茂軍對程遠志也是非常關心,不時還經常來這城西派出所和程遠志交流工作。

                    好像現在兩個人就在所長辦公室喝水。

                    如果,程遠志在朱茂軍面前說兩句,說不定,那朱茂軍的公子就不會追究了。

                    不過,他也只是給張梅點個路子,管不管用他也不知道,不過,他也算是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

                    程所長?

                    聞言,張梅忽然眼睛一亮,程所長不就是王芳同學的爸爸?上次,江川被陳濤抓進派出所,就是因為程所長幫忙,才會被放出來。

                    她和王德貴一直想找機會領著江川去感謝一下人家。

                    不過江川一直在外面忙活,也就沒抽出機會。

                    這個程所長上次能把江川撈出來,說不定,這次也能把王大柱撈出來。

                    張梅準備一會兒打電話給王芳,讓王芳再去麻煩一下人家。

                    如果真的能救出大柱,這一次說什么也得好好謝謝人家。

                    不過,現在他想先進去看看王大柱,也順便把事情問個清楚,如果這件事自己占理,那處理起來,也不會讓程遠志為難。

                    如果,真的是王大柱打人,那她也不準備向程遠志開這個口。

                    不過,她知道,后一種情況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他不相信王大柱會無緣無故打人。

                    “警官,您看能不能讓我見見孩子,跟他說兩句話。”張梅說道。

                    那民警皺了皺眉頭,本來他們派出所的李副所長下了命令,是不允許探視的。不過,剛才他收了張梅的錢,如果拒絕,有點不厚道。

                    猶豫了一會兒,他還是掏出了鑰匙將審訊室的門打了開來。

                    “你們快點,一會兒李副所長可能會過來。”打開門以后,那民警提醒了一句。

                    張梅連忙點點了頭,走了進去。

                    王大柱看見有人進來,身子竟下意識的打了個哆嗦,身子縮成了一團,等看清進來的人是張梅時。

                    一個二十多歲的大小伙子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http://www.avyq.tw/73_73049/2522931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vyq.tw。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022003.com
                极速快三能赚钱吗

                <track id="hpjjh"></track>

                    <track id="hpjjh"><progress id="hpjjh"></progress></track>
                      <th id="hpjjh"><meter id="hpjjh"></meter></th>
                      <th id="hpjjh"></th>

                      <th id="hpjjh"></th>
                          <video id="hpjjh"><form id="hpjjh"></form></video>

                          <thead id="hpjjh"><meter id="hpjjh"><b id="hpjjh"></b></meter></thead>
                            <track id="hpjjh"><form id="hpjjh"></form></track>
                            <address id="hpjjh"><meter id="hpjjh"><font id="hpjjh"></font></meter></address>

                              <track id="hpjjh"></track>

                                  <track id="hpjjh"><progress id="hpjjh"></progress></track>
                                    <th id="hpjjh"><meter id="hpjjh"></meter></th>
                                    <th id="hpjjh"></th>

                                    <th id="hpjjh"></th>
                                        <video id="hpjjh"><form id="hpjjh"></form></video>

                                        <thead id="hpjjh"><meter id="hpjjh"><b id="hpjjh"></b></meter></thead>
                                          <track id="hpjjh"><form id="hpjjh"></form></track>
                                          <address id="hpjjh"><meter id="hpjjh"><font id="hpjjh"></font></mete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