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hpjjh"></track>

      <track id="hpjjh"><progress id="hpjjh"></progress></track>
        <th id="hpjjh"><meter id="hpjjh"></meter></th>
        <th id="hpjjh"></th>

        <th id="hpjjh"></th>
            <video id="hpjjh"><form id="hpjjh"></form></video>

            <thead id="hpjjh"><meter id="hpjjh"><b id="hpjjh"></b></meter></thead>
              <track id="hpjjh"><form id="hpjjh"></form></track>
              <address id="hpjjh"><meter id="hpjjh"><font id="hpjjh"></font></meter></address>
                VIP中文 > 修真小说 > 偷香高手 > 正文 第1132章 千钧一发

                正文 第1132章 千钧一发

                    宋青书玄功恢复运转,急忙盘坐下来开?#24613;?#27602;。他如今一身功力何等?#35828;茫?#24456;快便从指尖逼出一滴金色的毒血。

                    只不过金波旬花是金书中保三争一的奇毒,如今又缠绵于他脏腑之中,要想将毒血尽数逼出来,恐怕非一朝一夕之功。

                    宋青书不知道自己体内真气恢复是永久的现象还是暂时性的,所?#36816;?#19981;敢耽搁,继续开?#24613;?#27602;起来。

                    随着功力运转,他浑身渐渐冒出丝丝白气,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心中一凛,因为体内的真气运行忽然又有了一丝晦涩之?#23567;?

                    “糟了,看来高?#35828;?#22826;早了。”宋青书急忙收功,不敢继续逼毒,担心等会儿半途中真气忽然消失,导致毒性反噬。

                    不过他虽然足够谨慎,却没想到真气消失的速度那么快,刚有晦涩之感,下一刻真气循环忽然?#25237;?#20102;,他根本来不及及?#31508;?#21151;。

                    没有真气压制,金波旬花之毒卷土重来,比之前更要凶猛几分,宋青书闷哼一声,然后整个人便晕了过去。

                    “你……你怎么了?#20426;逼?#33459;原本在一旁坐着发呆,看到宋青书忽然晕了过去,也是手足无措,“刚刚不都是好好的么?#20426;?

                    查探了一下对方脉搏,混乱得吓人,戚芳心中寻思:难道是逼毒的时候不小心走火入魔了么?

                    正在这个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夫人,夫人?#20426;?

                    听出是桃红的声音,戚芳吓了一跳,?#34892;?#24515;虚地望了望地上的宋青书一眼,急忙拉过屏风挡在他前面,这才故作镇定地问道:“什么事情?#20426;?

                    “有官兵上船搜查,我特意来提醒夫人一声。”桃红答道。

                    戚芳眉头一皱:“提醒我作什么,难道他们还敢来我这里搜查不成?#20426;逼?#26085;里她素来不摆架子,可是如今房间中还藏了一个陌生?#20982;櫻?#23545;方又是通缉犯,她不得不摆出相府少夫?#35828;?#23039;态。

                    桃红慌张的声音传来:“我也跟那些人说了夫?#35828;?#36523;份,可是领头那将军丝毫不松口,他说这是李提督吩咐的,严格搜查所有出扬州的船只、车马、行人,一个旮旯都不许放过,谁也不许例外,好像是为了捉拿一个姓宋的要犯。”

                    原来那些士兵被小龙女引开,后来终于认出她背后的只是个稻草人,李?#23578;?#24471;到消息,震怒非常,下令封锁出入关口水道,严查所有可疑?#35828;取?

                    李?#23578;?#26126;白一旦这次宋青书逃出生天,那自己的麻烦就大了,所以明知道此举会得罪不少权贵豪门,他也不惜一切代价命令士兵每个房间都要检查。

                    “什么!”听到桃红的话,戚芳不由惊呼一声,花容失色地望着屏风那边。等会儿那群士兵进来,区区一道屏风又怎么藏得住人?

                    戚芳跑急忙过去摇了摇宋青书:“快醒醒,快醒醒。”?#19978;?#23545;方一点?#20174;?#20063;没?#23567;?#22905;咬了咬牙,急忙将他一只手搭在肩上,扶着他往床边走去。

                    幸好她曾经学过武功,从小又在山野中长大,身子骨极为健?#25285;?#36825;才能拖着这么魁梧一个男人走到床边。

                    她第一?#20174;?#26159;想将宋青书藏到床底,不过到了床边又犹豫起来了,人家?#28909;?#36830;她的房间都敢闯进来,肯定会四处搜查的,床底必然会被搜到。

                    想到宋青书被那些士兵发现,戚?#24613;?#19981;寒而栗,宋青书如今昏迷不醒,被发现后绝无幸理,心地?#23631;?#30340;她又岂?#25954;?#30475;到这种结局——更何况他还是师哥的朋友。

                    另一方面她一个有夫之妇,大半夜却在房中藏着一个男人,一旦传扬出去,让她怎么见人?

                    靖康之变过后,因为大批宋朝宗室女性被金人?#30333;?#22904;淫,南宋朝廷又无力报仇,渐渐地理学盛行,对女子的贞洁问题看重到了一个变态的程度,教导女性以后碰到类似情况,应当?#36816;?#20445;全清白。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戚芳清楚以万俟卨的性格,决不?#24066;?#23478;门?#23578;擼?#32780;万圭……她实在没什么信心丈夫能保护自己。

                    “绝不能让他被发现!?#36924;?#33459;咬了咬嘴唇,心中暗暗说道。

                    这个紧要关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戚芳扶起宋青书将他塞到了床上,扯过一床被子盖在他身上,然后红着脸也躲进了被窝。

                    不过她的眉头很快就皱了起来,因为她发现不管怎么努力,被窝里总是鼓鼓的,还是太明显了些。?#34892;?#20154;只要一看,就看得出被窝里面多了一个人。

                    “该怎么办……”听到楼梯口那边?#23545;?#20256;来了?#24615;?#30340;声音,戚芳一颗?#30446;?#20174;喉咙里跳了出来,她知道必须有个决断了,要么将宋青书交出去,要么必须万无一失,不然若是宋青书在自己被窝里被人发现,那才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忽然她目光落到了不远处依然热气腾腾的浴桶,不禁心中一动。

                    “不行不行,那实在是太荒唐了。?#36924;?#33459;俏脸嫣红如血,摇得像拨浪鼓一般。

                    “可是反正他如今已经昏迷过去了,又不会看到什么……?#36924;?#33459;咬着嘴唇,心中又犹豫起来。

                    ?#25104;?#38452;晴变化,戚芳心中寻思:藏在被窝里,还会被人从外面看出蹊跷;可如果藏在浴桶里,那些人总不?#20040;?#21040;桶里来看吧……

                    不远处响起了喧闹之声,戚?#32487;?#20986;了是桃红正在和那些上来的士兵作交涉,知道再也容不得犹豫了,?#38383;?#19968;咬,终于横下心来。

                    将宋青书放入浴桶之中,让他靠在?#23601;?#36793;?#25285;?#21475;鼻隐隐露出水面,不至于窒息溺水,然后将角落上那扇屏风挪了过来。

                    望着浴桶中依旧昏迷的?#20982;櫻?#25114;芳一边将旁边盘?#27704;?#30340;花瓣洒在水面之上,一边面露犹豫之色,幽幽叹了一口气,终究还是轻轻解掉腰带,衣裳缓缓从她丝滑的肌肤上滑落。

                    轻咬着嘴唇,捂着胸口,戚?#24049;?#30528;脸也迈入到浴桶之?#23567;?

                    她的身体刚没入水面没多久,外面的大门便被?#34892;┐致?#22320;推开。

                    “少夫人,我和他们说了很多遍,可是他们非要进?#27492;?#26597;。”桃红也跟着进来,语气中充满了抱怨之意。

                    “大胆,你们知道我是谁么!?#36924;?#33459;心中也是?#24352;?#38750;常,若非他们,自己又岂会出此下策,落入如此尴?#25991;?#22570;的局面。

                    “末将参见夫人!”领头那人也没料到房间里是这种情形,透过屏风,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对方似乎正在沐浴。

                    “?#28909;恢?#36947;我,你们还敢闯进来?#20426;逼?#33459;心中忐忑,只能故作厉色,想早点将这些人赶出去。

                    “回禀夫人,这次是提督大人亲自下令,任何人都要接受检查,不得例外;同时提督大人也征询了相爷的意思,相爷也同意了。”那参将并没有被她的语气吓到,反而一边一回答,一边快速地扫视整间房屋,目光锐利无比。

                    听到万俟卨同意此事,戚芳不由呼吸一窒,再也没法用身份压对方了,只好说道:“本夫人现在正在沐浴,你们这么多人闯进来,岂不是坏我清誉!”

                    戚芳一脸黯然,心想丈夫应该也是知道此事的,他居然也同意让这些兵痞?#27492;?#26597;自己房间,就不怕妻子吃亏么。

                    “夫人大可放心,您那里有屏风挡着,并不碍事,我们在房间里查探一下便走。”说完便挥了挥手,示意手下进屋检查。

                    一群人鱼贯而入,各司其职,非常熟练地在房间中搜查起来了,那些有可能藏?#35828;?#22320;方,一个都没?#26032;?#36807;。

                    透过屏风,戚芳隐隐看到那些士兵还将床上的被子掀开确认了一番,心中不由后怕不已:幸好没有将他藏在床上,不然看这架势肯定瞒不住。

                    静静地望着不远处?#20982;?#20426;朗的容颜,戚芳一颗芳心砰砰直跳,不停地祈祷着:“这个时候千万不要醒来,千万不要醒来……”

                    很快那些士兵将屋中搜查了个遍,一个一个收队的时候向那参将摇头,示意没有什么发现。

                    那参将点点头,这才对戚芳说道:“打搅夫人了,属下告退。”

                    听到他的话,戚芳不由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那参将正走到门口,忽然心中一动,转过身来望着屏风那边,狐疑地问道:“夫?#23435;?#20309;会在三更的时候沐浴?#20426;?

                    戚芳一颗心一下子提了起来,急忙答道:“刚才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我才决定这个时候沐浴。”

                    “发生了事情?#20426;?#37027;参将询问地看了旁边的桃红一眼。

                    桃红?#25104;?#20063;?#34892;?#19981;自然,大?#38470;?#21018;才的事情说了一下。

                    “哦,有歹人夜闯夫人香闺?#20426;?#37027;参将若有所思。

                    戚芳心中暗?#21040;性悖?#26089;知道这样刚才就随便找个理由应付过去了,只好故意装出一副淡然的语气:“没什么,那歹人已经被抓了。”

                    参将询问了身边的属下相关情况,很快就有一人上来禀报,他不由眉毛一扬:“刚传来的消息,那位歹徒已经不在牢房之中了。”

                    “是……是么?#20426;逼莘加?#27668;?#34892;?#24778;慌,参将皱着眉头望了桃红一眼,只见她?#25104;?#20063;露出一丝不自然,心中顿时?#31070;?#19995;生。

                    “未免夫人此刻被歹人胁迫,属下要进来查看一下,若有冒犯之处,还请夫人见谅。”参将目光如炬,紧紧望着屏风后面的人影。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28023;?#25110;者直接访问网站

                    
                  http://www.avyq.tw/5_5452/146799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avyq.tw。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022003.com
                极速快三能赚钱吗

                <track id="hpjjh"></track>

                    <track id="hpjjh"><progress id="hpjjh"></progress></track>
                      <th id="hpjjh"><meter id="hpjjh"></meter></th>
                      <th id="hpjjh"></th>

                      <th id="hpjjh"></th>
                          <video id="hpjjh"><form id="hpjjh"></form></video>

                          <thead id="hpjjh"><meter id="hpjjh"><b id="hpjjh"></b></meter></thead>
                            <track id="hpjjh"><form id="hpjjh"></form></track>
                            <address id="hpjjh"><meter id="hpjjh"><font id="hpjjh"></font></meter></address>

                              <track id="hpjjh"></track>

                                  <track id="hpjjh"><progress id="hpjjh"></progress></track>
                                    <th id="hpjjh"><meter id="hpjjh"></meter></th>
                                    <th id="hpjjh"></th>

                                    <th id="hpjjh"></th>
                                        <video id="hpjjh"><form id="hpjjh"></form></video>

                                        <thead id="hpjjh"><meter id="hpjjh"><b id="hpjjh"></b></meter></thead>
                                          <track id="hpjjh"><form id="hpjjh"></form></track>
                                          <address id="hpjjh"><meter id="hpjjh"><font id="hpjjh"></font></meter></address>